穿越时光的历史档案——来自《奥斯维辛没有什么新闻》呐喊【许姗姗原创】

【摘 要】“奥斯维辛”这个曾经的杀人工厂,经过时光的重刷,它的灰黑的色彩正逐渐被褪去。这里的现实与历史已经出现裂缝,曾经的黑暗之地现在有阳光照射进来了,这是罗森塔尔所意外的以至于集中营附近的景色都让他如噩梦一般,他想要呐喊,让人类不要忘却这里所发生的一切,但是在这冰冷的集中营中呐喊似乎不合时宜,于是有了这篇著名的新闻报道。在《奥斯维辛没有什么新闻》这篇新闻中,罗森塔尔从不同角度用不同的方法来展现纳粹的残忍,以此来抒发内心的复杂情感。本文试从文本解析的角度来对这则新闻进行解读,以期可以更好地解读作者的内心世界,更好地阅读此类新闻类文章。

 

【关键词】奥斯维辛;记忆;呐喊

 

在一篇短短几千字的文章中,作者罗森塔尔的感情真挚丰富。文章的内容充实而又不繁冗,每一部分都有罗森塔尔对纳粹的控诉,对曾经奥斯维辛集中营中的受难者的哀悼。作者用不同于平常的新闻视角来写这篇新闻,这就是最大的新闻。本文的特色主要在于其虽以新闻的视角却以新颖的散文化笔调来论述作者所看到的的一切。

一、动静结合,那里的光明如此“刺眼”

(一)集中营外的“岁月静好”

刚步入奥斯维辛,作者便看到这里阳光“明媚温暖”,绿树“婆娑起舞”,孩子们高兴地“追逐嬉戏”,这是环境描写。这里描绘了一派美好的生机盎然的和平景象,里孩子们的嬉戏和绿树摇动是动态的画面,静态的画面是阳光普照。这幅和谐的画面如果发生在其他地方,那么可能是包括作者在内的大部分人们所向往的和追求的,因为这样的画面就是在诉说“岁月静好”。但是这幅画面出现在了错误的地方,在奥斯维辛集中营的附近。不合时宜的“岁月静好”的本质与煞风景类似,作者在见到这幅画面时可能也感觉到那明媚的阳光不仅刺眼,而且让人心生凉意,他毫不隐讳地说出这是“最可怕的事情”“像一场噩梦”。作者无一句正面控诉,却强烈表达出自己的内心的情感,这情感是那样的错综复杂,字字句句敲打着读者的心,让读者感到一种莫名的压抑。这是用对比手法用现在的美景与下文中诉说这里曾今是人间地狱形成对比,以乐景写哀情,这里风光固然美好,却与奥斯维辛的历史不相协调。奥斯维辛曾经是一个暗无天日的人间地狱,这里应该“永远没有阳光、百花永远凋谢”。

作者之所以有这么大的情感反差是因为奥斯维辛曾经是一个“杀人工厂”,这里有的只是杀戮。虽然是十几年之后仅参观到旧址,但是集中集中营的历史血腥却足以让参观者触目惊心。

(二)集中营内的“惨绝人寰”

作者在写奥斯维辛集中营内部的场景时没有直接近距离的进行白描,而是通过描写参观者不同的反应的动态画面来表现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杀人工厂”的本质的。作者随着参观者的脚步,描写参观者一开始是“默默地迈着步子”。在这里作者说“参观者清楚这里每一个地方都很恐怖,但是不知道会碰到什么可怕的景象,所以总是先很快地望上一眼,当想像中的场景和眼前的事物联系在一起的时候,他们由于震惊步履不由得慢了下来。”这里是对集中营内部的恐怖的正面描写,因为集中营对外开放已经很长时间了,参观者已经有了心里准备知道会见到恐怖的景象,表现出奥斯维辛的“恐怖”已经世人皆知了;还为下文侧面写其“恐怖”做铺垫,因为从人的心里上分析,当人们对即将要发生的事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时,那么事件发生时接受者的心里承受能力会加强,反应也不会过于强烈;但是当看到看到成堆的头发和婴儿的鞋子,“他们就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浑身发抖”;看到关押女犯人的盒子,有的参观者竟然“张大了嘴巴,他想叫,但是叫不出来”;而到了执行绞刑的地下室,参观者都感到“自己也在被窒息”。参观者无从知道那些房间、那些盒子的具体情况,但是却能从残留的场景想见当年的残酷景象,这说明能感受到这样的参观带给人们心灵的震撼,因为纳粹的残忍而震撼,为曾经在这里遭受“惨绝人寰”的人而哀悼。“参观者们用恳求的目光彼此看了一眼,然后对解说员说:够了。”这段文字至少含有两层深意,一是说,参观者看到这里,已经无法再承受这种悲惨的氛围,所以他们说“够了”,恳求解说员不要再看下去了;二是说,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残暴远不止此,但是人们只要看到这里也就“够了”,知道什么是法西斯了。这里是对参观者神态和动作变化的动态描写来侧面展现奥斯维辛的黑暗和血腥。从毒气室到焚尸炉从死囚牢房到绝育室,这些地点分别代表着人类的生命权生存权和生育权,这些最基本的人权是代表着人性与兽性人间与地狱的最后分野其编列顺序也潜含着大屠杀中由种族生命大规模灭绝到种族生命彻底灭绝的“升格”安排的意图。

接着作者又用静态描写来对这个充满杀戮的集中营以及纳粹的控诉。例如文中“在德国人撤退时炸毁的布热金卡毒气室和焚尸炉废墟上,雏菊花在怒放。”这里是静态的雏菊开房的画面,用“雏菊”的含义是想表达一边是戕害生命的毒气室和焚尸炉,一边是生机勃勃的生命,作者明知不该却固执地要将这两种反差极大的事物摆在一起,这是在对纳粹行为的控诉,生命的绽放是人世间最美好的事情,对生命的戕害是最恶劣的罪行;也有讽刺,任纳粹刑罚多么残暴,终归阻止不了生命的进程。

文中的“从长廊的两边的墙上,成排的人在注视着参观者。”这里故意把“注视”这种行为的主客体错置,这样的错置写出了参观者的心灵被鞭打被拷问。“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长得丰满,可爱,皮肤细白,金发碧眼。她在温和地微笑着,似乎是为着一个美好而又隐秘的梦想而微笑,当时,她在想什么呢?现在她在这堵奥斯维辛集中营遇难者照片墙上,又在想什么呢?”这里的疑问这不仅是作者的疑问,也是给读者提出的问题。它引发了人们对生命的思考,对人性的反思。美和善就是这样被蹂躏、践踏和毁灭的!我们活着的人,要永远牢记法西斯的罪恶,警惕法西斯幽灵的复活。

作者用动静结合的方法,通过集中营内外的对比带给人们深刻的反思!集中营外的和谐美好得不到作者的赞美,集中营内的悲惨、黑暗却得到所有参观者的共鸣,这里的阳光是刺眼的,因为它不属于这里,不属于这个被黑暗和杀戮充斥的世界。

 

二、否定了表面,否定不了本质

本文用了一连串的否定句,像一条线串起了全篇文章,使文章具有统一的风格。标题就是一个典型的否定句,本文本身就是一篇新闻报道,新闻的基本要求是新鲜感,但是用了一个否定句,这里没有新闻,既然没有新闻,为何又会有文章的写作呢?这样的悬念可以很好地吸引读者继续阅读,那么在继续阅读的过程中读者就会逐渐理解文章的标题的深刻含义。

类似的句子文章中还有“今天,在奥斯维辛,并没有可供报道的新闻”。这句话承上启下,一方面奥斯维辛太出名了,人们已经了解它很多东西,的确没有什么新闻可以报道了;另一方面,即使没有新闻,作者还是要写一写,因为他感到“一种非写不可的使命感”,这是作者的良心在催促他,“如果不说些什么或写些什么就离开,那就对不起在这里遇难的人们。”这里指出了作者写此文的原因和心境。

在文章后半部分作者写道“在奥斯维辛,没有可以作祷告的”这一句。作祷告,或者是为了求得上帝的谅解,或者是为了求得上帝的保佑,但是在奥斯维辛,作祷告的地方是没有的,因为刽子手丧失了人性,双手沾满了无辜者的鲜血,他们是不可能向上帝祷告忏悔自己的罪行的;而无辜的人们称为刽子手刀俎上的肉,无计可逃哦,他们也没有办法求得上帝的保佑。

在文章结尾作者说“在奥斯维辛,没有新鲜东西可供报道”,除了呼应前文之外,还突出了文章主题,这里作者主要表达的是奥斯维辛没有什么新鲜的东西了,每一个参观者都看到同样的东西,也都有同样的感受,那就是震惊,甚至是窒息。这是作者表面上在否定的,只是奥斯维辛的新鲜感被否定了。可是当参观者看到这些遗留的东西,就有这样强烈的感觉,如果看到那些真实的场景,又会有怎样的感觉呢?这是作者的和读者相同的疑问,也是这样,虽然话语好像很平静,却表现出对纳粹罪恶的深刻揭露。

作者一再否定这里没有什么新闻,的确这里都是历史的遗迹,它作为“杀人工厂”已经是过去的事了不是什么新闻所以作者否定了,但是作者否定不了奥斯维辛原本是“杀人工厂”的本质,甚至呈现出一派祥和安宁生机勃勃的景象,这种极为异常的现象,就是最大的新闻这是作者想竭力展现的。作者在文章的第二段用了四个“不该”来表明作者的情感立场。作者在文中说“记者只有一种非写不可的使命感,这种使命感来源于一种不安的心情:在访问这里之后,如果不说些什么或写些什么就离开,那就对不起在这里遇难的人们。”这是源于一种责任,作者想借助这篇新闻报道,以警醒人们不要忘记那段黑暗的历史,以唤醒人们关于灾难的回忆。

三、结语

在文章中作者突出新闻异常、突破零度原则、强调主观情感、着眼细节描述,让人们思考生命、自省人性,借助这篇新闻报道,警醒人们,不要忘记那段黑暗的历史,他意在唤醒人们关于灾难的回忆。在这篇被誉为新闻史上的不朽名篇中,展现奥斯维辛像档案一样记录着这里的恐怖与快乐、战争与和平、历史与现实的反差,它召唤起人们关于灾难的记忆、关于生命的思考、关于人性的自省;尽管穿越数十年的时光,作者仍然可以无声的呐喊出一个真诚的口号“珍爱和平”。

 

参考文献

[1] 苏宁峰.《奥斯维辛没有什么新闻》 的报道智慧:视角与思想[J].中学语文教学参考,2005,(5).

[2] 普通高中课程标准试验教科书语文 1(必修)·教师参考书[Z] .人民教育出版社, 2004 年版,第 110 页.

[3] 赵晓霞. 语文课堂教学有效性模式探微[J].中国教育学刊, 2014 第 11 期.

[4] 秦伟. 疑,课堂的生命—— 《奥斯维辛没有什么新闻》课堂实录及点评[J].语文建设, 2010第 10 期.

[5] 许典祥. 独辟蹊径的“另类”新闻——人教版高一教材《短新闻两篇》比较阅读[J].应用写作, 2017,(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