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语言 生成资源 领悟本意【朱冬民原创】

品味语言 生成资源 领悟本意

朱冬民

(合肥市巢湖市第二中学  zhdm65@126.com)

 摘要:古诗词是中华传统文化瑰宝。学习古诗词,可以促进学生继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增强民族文化自信。但因年代久远,许多优秀的古诗词在流传过程中形成了不同版本。教师在教学中如果能利用不同版本间语言上的差异,引导学生反复诵读,悉心品味,就会生成丰富的教学资源,学生通过比较、还原、细读、体会,就有可能领悟到作者的本意。

关键词: 语言差异   教学资源  作者本意

 引言

古代诗词是中华文化瑰宝,蕴涵着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基因。学习古诗词可以“增进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理解,提升对中华民族文化的认同感、自豪感,增强文化自信,更好地继承和弘扬中华传统文化”。【1】但因年代久远,许多优秀的古诗词在流传过程中形成了不同的版本。《语文课程标准》指出,语文教师应高度重视课程资源的利用和开发,多方面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2】课堂教学中,教师利用古诗词不同版本之间的差异,引导反复学生诵读,悉心品味,就会生成丰富的教学资源,学生通过比较、还原、细读、体会,就有可能领悟到作者的本意。

下面笔者以教学李煜的《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为例,谈谈自己如何利用现存该文本的两种版本,引导学生反复诵读,品味语言差异,生成教学资源,理解和领悟作者本意的。

 

人教版高中语文选修教材《中国古代诗歌散文欣赏》选了南唐后主李煜的绝命词《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课下注释该课文选自詹安泰《李璟李煜词》(人民文学出版社1985年版,以下简称詹安泰校注本)。经过比照,笔者发现教材中的课文与詹安泰校注本之间存在着较大的差异,说明两者其实并不是同一个版本。

课文《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

这是目前比较通行的一个版本。我国唐宋词研究专家唐圭璋先生的《唐宋词简释》、夏承焘先生的《唐宋词选》等选用的均是这一版本。

而詹安泰校注本《虞美人》:

“春花秋叶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依然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许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细读文本,笔者发现两种版本之间的差异有三处。现分别加以解读、辨正。

 

一.“春花秋月”与“春花秋叶”

一般认为,《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是李煜入宋做俘虏的第二年(977)或第三年(978)正月写的。李煜于976年正月到达汴京受降,距写作此词正好过了一年或两年。詹安泰教授认为:“‘春花秋叶’,用春天的花和秋天的叶来代表一年。开首作‘春花秋叶’解释成一年的时节,比之作‘春花秋月’解释成美好的生活现象更恰当。”【3】

果真如此吗?笔者认为,詹教授的解读过多地关注了“春花秋叶”语言上的直指意义,关注了“春花秋叶”字面意义上的联系,而忽视了“春花秋月”语言上的联想意义,忽略了“春花秋月”内在的丰富意蕴和丰沛情感。

钟嵘《诗品序》中说四季之感动人心者是“春风春鸟,秋月秋蝉”,说明古人惯用“春花秋月”象征人世间一切美好的事物。就生活常理而言,人们对人世间一切美好的事物总是充满着留恋和感叹,不想让它们过早地离开自己。李煜的另一首词《相见欢》“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春雨晚来风”,也正是表达了他对人世间美好事物流逝的悲叹。而现在过着囚徒般生活的李煜面对美好事物竟然心烦,怨问苍天:春花秋月,年年花开,岁岁月圆,你何时才能到尽头呢?文本情感与生活常理的内在矛盾启发我们去浸润文本,细心品读,悉心体味。笔者认为,这首词开首的“春花秋月何时了”,运用的正是一种反衬笔法,以美景衬哀情,美好的事物在阶下囚李煜的眼里,不但不能引起他欣赏、把玩的趣味,反而让他更沉浸在过去繁华和享乐的回忆里,因而只会更增添他的痛苦与悲哀。

相比于“春花秋月”来说,“春花秋叶”只是哀叹李煜受囚生活的漫长与痛苦,而李煜受囚生活的痛苦只有与他当君王生活的奢侈、浮华相比较,才是加倍的。其实,李煜本人对结束这种囚徒似的生活并不抱什么期望。他曾上表宋太宗:“臣亡国残骸,死亡无日,岂敢别生侥觊,干扰天恩?”【4】虽如此说,但曾年年向宋朝纳贡的李煜毕竟贪生怕死,“何时了”当然也不是他想尽快结束自己生命的意思。

因此笔者认为,《虞美人》采用“春花秋月”比“春花秋叶”更能表达出李煜因美景而触发的深沉悲哀和痛苦,也更能激发读者对李煜悲痛的感受与想象。

 

二.“雕栏玉砌应犹在”与“雕栏玉砌依然在”

依据上文分析,我们知道李煜的亡国之悲正是建立在他把眼前景象与当年浮华、享乐生活的对比之上的。李煜被囚期间曾在寄给金陵旧宫人的信中这样说“此中日夕只以眼泪洗面”。【5】“应”是料想、猜想的意思,所谓“雕栏”莫非就是他自己当年醉拍的故国栏杆;所谓“玉砌”莫非就是他当年与心爱的小周后幽会时的香阶。想必李煜入宋后,故国的“雕栏玉砌”还常常浮现在他的眼前,仍不时出现在他的梦中,李煜料想故国的这些景物今天还在吧?这种推测和遥想比起詹安泰校注本的“雕栏玉砌依然在”来得更符合实际,更合乎常理。“依然在”是眼见后的语气,可是此时已身不在南唐故国的李煜,是不能断定“雕栏玉砌”的存在的,他只能以一种猜想的口吻来表达自己对南唐故国的思念,对过去浮华、奢靡生活的留恋。而且我们还可以看到,这里李煜其实是在内心里将“应犹在”与“朱颜改”作对比,来表现出他心中那种物是人非的沧桑感的。

朱光潜先生认为:“文学作品文字上的联想意义意蕴更丰富,更符合文学的语言。”【6】具体到这首词,“雕栏玉砌应犹在”就是李煜对过去浮华生活的无限联想,在这种联想中,他把现在的“日夕以眼泪洗面”与过去那种种浮华生活相比较,其中蕴涵的诗人情感启发我们读者去填补、去想象。

 

三.“问君能有几多愁”与“问君能有许多愁”

李煜的《虞美人》一气呵成,词人虽着眼于今昔,但眼光却寄托于未来,他连用了“春花秋月”与“往事”、“小楼东风”与“故国明月”、“雕栏玉砌”与人面“朱颜”三组对比,将眼前之实景与想象之虚景反复交错,不断对照,一组一组的镜头在读者眼前不停地切换,读者读词时的心情也会随着画面的不断变换而跌宕起伏。词人就在这虚与实、过去与现在的映照、对比中,将自己深重的、难以遏止的愁绪凝结成了千古名句“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几多愁”是词人在自问愁的数量,但他并没有给人以明确的答案,其实也给不出一个明确的答案。人生的悲愁不就像那汪洋恣肆、奔流不息的一江春水吗?深重而绵长,源源不断,这岂是詹安泰校注本的一个陈述词“许多”所能形容得了的呢?

王国维在评价李煜词时说“后主之词,真所谓以血书者也”。【7】而作为一个亡国之君的文学家,李煜正是以虚实对比的手法,纯真、悲情地表现出一个亡国之君那种“剪不断,理还乱”的身世之痛、家国之悲的。

因此,笔者认为,李煜《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中的这三句,我们还是以人教版高中语文选修教材《中国古代诗歌散文欣赏》实际采用的通行版本为适切。

 

余论

其实,中学语文教材选用的很多中外经典文学作品,版本之间的差异情况比较普遍,这给语文教师更多地开发和利用课程资源提供了可能。张志公先生曾说,阅读教学,教师要引导学生“走进文本,在文本内走几个来回”。但笔者认为,对许多中外经典文学作品来说,学生“在文本内走几个来回”还不够,教师在课堂教学中还可以有意识地引导学生走出文本,对这些中外经典文学作品的不同版本进行比较、还原、细读、体味,读出哪种版本、哪种翻译与该作品的整体意境更调和,更符合作者的本意。笔者甚至认为,在中外经典文学作品的阅读教学中,教师还可以提供给学生与这些经典文本相近的其他文本,让学生开展文本间的“互文性”阅读,从而加深学生对该经典文本的理解和领悟,从而作出合乎作者本意的合情合理阐释和理解。

 

参考文献:

【1】《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2017版)》,人民教育出版社2017版,第21页。

【2】《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实验)》,人民教育出版社2003版,第27页。

【3】詹安泰:《李璟李煜词》,人民文学出版社1958版,第74页。

【4】【5】转引自詹安泰:《李璟李煜词》,人民文学出版社,第9、10页。

【6】朱光潜:《咬文嚼字》,载《朱光潜全集》(新编增订本)之《我与文学及其他谈文学》,中华书局2012版,第218页。

【7】王国维:《人间词话》,中华书局2009版,第12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