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新自然 深入简出【王慧原创】

清新自然  深入简出

在小说集《呐喊》中,《孔乙己》全文不足三千字却是鲁迅先生最喜欢的一篇。他说“能于寥寥数页之中将社会对于苦人的冷淡,不慌不忙的描写出来,讽刺又不很显露,有大家的作风。”(孙伏园:《关于鲁迅先生》,在《晨报·副刊》,1924年1月12日。)这篇短小精悍的小说,无论从“表现的深切”还是“格式的特别”都无不震撼人心,传世以来无数名家对之咀嚼再三,无数名师对之悉心解读,但读来仍然耳目一新。

2015年1月7日,在江苏镇江第一外国语学校举行的主题为“同题异构小说,多重对话经典”的初中语文对话式教学课堂研讨会上,五位名师同课异构精典小说《孔乙己》,论其设计各有千秋,五位老师都努力试图突破旧的教学模式,拓宽加深文本解读的深度,其中肖培东老师的教学设计令笔者赞叹不绝,记忆犹新。

   一、和谐对话,切入简洁自然

肖老师这节课真正实现了在师生间彼此倾听、彼此敞开、彼此接纳的多重交融,是一种致力于相互合作、相互激发、相互启迪的精神交流。引用犹太人马丁·布伯所言对话是“从一个开放心灵这看到另一个开放心灵者之话语。”(马丁·布伯著,张健译:《人与人》,作家出版社1992年版,第16页)肖老师从自己的生日谈起,在师生你问我应和谐对话前奏下,由己及孔,水到渠成问到“有没有人记住孔乙己的生日?” “孔乙己有没有自己的家人?”“孔乙己有没有自己的名字?”答案“没有!”

师:你在阅读后,你最能记得的是他的什么?请用一个字或一个词来阐述。

生:我最能记得的是孔乙己的“长衫”。又破又旧,似乎十多年没洗。他是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一个人,他既瞧不起短衣帮,又不肯放下读书人的架子,身份特殊。

师:又脏又破的长衫,看似儒雅,但却如此破旧。真是欲上不能、欲下不甘,落魄、懒惰、迂腐与清高尽在其中。

生:我最能记住的是孔乙己的“落魄”。

师:哪一句最能写出他的“落魄”来?

生:当短衣帮们群追不舍地问孔乙己“你怎么连半个秀才也捞不到呢?”孔乙己立刻显出“颓唐不安的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孔乙己最感痛苦的莫过于屡试不第,这一句写出他的痛苦不堪,与众人的快活相映衬。

师:仕途上的不顺是孔乙己精神上最大的落魄,正是这句话让孔乙己彻底失去了他残存的自尊。

生:我最能记得孔乙己的孔乙己分茴香豆的场景,人物动作、语言、神态入木三分,迂腐又善良……

生:我最能记得孔乙己的“偷”

……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自然而丝毫无雕琢之意的导入在和谐、轻松地对话过程中逐层推进。自然主义作家左拉认为“在读者面前的不是一束印着黑字的白纸,而是一个人,一个读者可以听到他的头脑和心灵在字里行间跳跃着的人。”在学生与文本的对话、学生与老师的对话中,在师生倾听作者伟大心灵的搏动中,一个连半个秀才都没捞着,中年落魄潦倒,无以为生,偷书被打致残,直到杳无音讯也无人问津的落魄知识分子的形象就植根在学生心中。这比单纯的提问“你觉得孔乙己是一个怎样的人?”更有张力,众所周知阅读应该是与经典、与大师的对话,学习者的语感素养与文本所彰显的视野存在着一定的差异,所以对某一形象的认识必须以“自身的语言知识、生活体验和生命活动、精神活动去加以充实”,所以教师问题的张力和视域的融合需要需要学习者深入文本,沉浸其中。而肖老师在拉家长式的对话中一步步引领学生深入文本,去倾听文本的声音、在倾听中不断接近文本的高度,及时调整、丰富自己的“期待视野”,所以在学生前理解的基础上,学生再次与文本、与老师、与他生展开多层次的交流、碰撞、融合,在各种对话声音中孔乙己的形象逐渐立体化,明朗化,这比简单粗略的要求生分析孔乙己这一潦倒不幸的文学形象更具有灵动性和生命力。同时,这一多元开放的问题,也帮助老师较高效的了解了学生已有的阅读视野,凡是学生已知 的、已懂得可以不讲亦或一带而过,从而使有限的课堂时间更加紧凑。

   二、删繁就简,多元解读“记”

在学生沉浸文本并多角度解读孔乙己这一文学形象的前提下,肖老师别具匠心的从“记”字切入,围绕“咸亨酒店中其他人(酒客、小伙计和掌柜)最能记得孔乙己的是什么?”、“文章中几次写到了其他人对孔乙己的“记”?”、“ 孔乙己又对谁说过要记住?”三个问题层层推进课堂的进展。

……

师:同学们从多个如他在角度阐述了对孔乙己这一文学形象的记住。再看看,小说中的其他人最能记住孔乙己的又是什么?

(学生阅读,思考)

生:最能记住的是店内众人的哄笑声。“孔乙己是这样的诗人快活”,“店内充满了快活的空气”,可见孔乙己是大家的笑料。

生:孔乙己去丁举人家偷书被打折了腿。

生:孔乙己的伤疤,孔乙己考不中秀才的耻辱。

师:从哪个字可以判断出大家对孔乙己的伤疤记得特深?

生:“新”字,说明老伤疤大家都没忘记。

生:“又”字,说明这样的嘲笑不止一次。

师:“新”字有味,“又”字更有味。来,我们将“又”字去掉,读读看。“孔乙己,你脸上添新伤疤了!”“孔乙己,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这个“又”字说明什么?

生6:说明孔乙己不是第一次因为偷书被打而落下伤疤,那些人也不是第一次嘲笑他。

……

师:这些人记得伤疤,还记得他的什么?看一看后面的故事,他们最记得孔乙己的是什么?那个掌柜呢?他最惦记什么呀?

生:掌柜最记住孔乙己欠的十九文钱。

……

笔者认为肖老师提的第一个问题“小说中的其他人最能记住孔乙己的又是什么?”这样将孔乙己置于与他人的关系亦或社会环境中来展示他的多重性格和悲剧命运,在学生的解读中我们再一次看到一个充当人们无聊生活中的“笑料”,孩子们在与文本、作者以及师生的交流、碰撞中不断调动自己的情绪去体会、去走近孔乙己,去感知看客的麻木与残酷。这正切合了先生提出的“无主名无意识的杀人团”在不经意间制造着“吃人”的悲剧的观点, 先生创造的“被看︱看”的叙述模式在肖老师的课堂上得到了很好的演绎。而第三个问题“孔乙己对谁说过要记住?”教小伙计回字的四种写法,“我教给你,记着”,一个迂腐、善良又有几分炫耀的心理淋漓尽致的展现出来,也再一次将作者隐含的情感不露声的印在读者心中。

“诵读是实现文本言语的倾听”、“诵读是表现文本之声,是诵读者语感与文本言语之声的碰撞、交流、融合,是读者与文本言语的对话。”(王尚荣:《语文教学对话论》,浙江教育出版社,第255页)可见诵读是走向文本的重要途径。笔者认为肖老师这节课比较重视诵读,分角色读、师生互扮角色朗读,立在真实的再现昔日的场景,让人物在特定的环境氛围中展现其悲剧性。譬如对朗读酒客故意的对孔乙己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偷了人家的东西了!”一句的朗读处理

师:从哪个字可以判断出大家对孔乙己的伤疤记得特深?

生:“新”字,说明老伤疤大家都没忘记。

生:“又”字,说明这样的嘲笑不止一次。

师:哪几个词要加重了这样的嘲讽语气?

师:这个“偷”字当然得说很响。最能表达他们对这个事情的认定感的是哪个词?

生:“一定”。

师:再看看,哪里可以看出这种冷嘲热讽?

生:感叹号。

师:你知道为什么要读得够响亮的。我们一起看看这句话,“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哎哟喂,这里又有一个“又”字,而且说话人已经不是他,注意啊,是他们,因此这句话众多酒客一起嚷出来的。

……

生读:孔乙己还欠十九个钱呢!

师:这个“又”字文中又出现了。掌柜的说欠钱的时候用的是什么标点啊?感叹号,为啥用感叹号呀?

生:这里说明掌柜的对孔乙己欠钱的事非常关心。

师:对欠的钱非常关心,但对这个人的生与死根本不在乎,所以,掌柜记得的永远是孔乙己的钱。

……

情动于中而发于声,笔者认为肖老师在语句朗读层面上的指导,恰恰引导学生通过朗读与文本对话,对言语文字的理解,把握语调、语速实现对“情”“文”“声”的高度融合,在角色互换中读出自己的感受、读出自己的个性,这也是尊重学生个性化阅读的大胆实践。但笔者认为在分角色朗读过程中对事故插入“哦”以及对“哦”字的朗读处理不免有点牵强。笔者认为掌柜说“哦!”笔者认为这个“哦”字体现了掌柜听到大伙议论孔乙己的遭遇时感到出乎意料的意思,与前文“掌柜正在慢慢的结账,忽然说孔乙己长久没有来了,还欠十九个钱呢”一脉相承,掌柜此时的心里既有对孔难还钱的忧虑,又对孔乙己的下落感到漠视。

    三、源头活水,主题款款而出

“‘情’之一字,所以维持世界”(张潮《幽梦影》)在前两教学环节的精彩推进中,小说的主题呼之欲出。肖老师螺旋式提出“这些人真的是记住孔乙己了吗?”

生:这些人没有记住孔乙己。

生:在第九自然段“孔乙己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说明孔乙己对别人的生活并没有影响。

师:孔乙己的有无都是无所谓的,他根本就不是一个被人深深记住并关怀的人。他的存在,最多是给这单调无聊的世界一点笑料。他被所有的人包括和他一样的底层的人所践踏嘲笑,他不是一个被记住的人,相反,是一个……

生:被忘掉的人。

(教师板书,在“记”前写下一个大大的“忘”)

师:他们忘记的是孔乙己的灵魂、他的内心世界、他痛苦的表情、他悲惨的命运。被人屈辱地记着,被人残酷地忘记,这就是孔乙己!在这“忘”与“记”之间游移的都是嘲笑奚落打击,都是冷冷的讥讽的目光。这些人,我们称之为?

生:看客。

(教师板书:忘–记–看)

……

上世纪30年代谈及自己的著作时,鲁迅则说:“说到‘为什么’做小说罢,我仍抱着十多年前的‘启蒙主义’,以为必须是‘为人生’,而且要改良这人生。所以我的取材,多采自病态社会的不幸的人们中,意思是在揭示痛苦,引起疗救的注意”(鲁迅:《我怎么做起小说来》,《鲁迅全集》第4卷,512页。)可以说先生始终关注着“病态社会”里人的精神“病苦”,意在揭示造成人精神病态的病态社会,鞭挞“封建社会人吃人”的社会现状。孔乙己的悲剧及时个人性格的悲剧有时人吃人的社会制度下的牺牲品。

笔者认为肖老师高明之处于始终能引导学生与文本对话,在与文本的交流、碰撞中体会人物命运的悲惨以及造成悲剧的原因。肖老师不忘小说的社会意义,结尾处掷地有声的道出“孔乙己‘坐着用这手慢慢走去了’,记住这个背影,让它留给现代社会去思考——我们应该怎么做人。”笔者以为,点到为止即可,留点空白给学生思考这篇小说的社会价值更有意义,不能仅仅局限于思考怎样做人。

老课新教需要授课者有足够的智慧和勇气去挑战,笔者以为肖老师这堂课无论简洁自然的导入还是从牵一发动全身的问题设计都可称得上是勇者的大胆尝试。

 

发表评论